与外国记者谈线点女记者四肢酸痛他却精神饱满

0 Comments

有一天下午三点,英国记者冈瑟·斯坦因到的窑洞进行“采访”。一直说到吃饭的时间。然后两个人出来在一棵大苹果树下吃饭,仍然是一支接一支地抽烟,而斯坦因,则还是在纸上记下大量关于红军及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目标的资料。饭后,他们一边继续谈话,一边喝着酒。

注意到,斯坦因放笔记本的桌子摇摇晃晃不稳当,他出去从院子里拿来一块扁平的石头,跪下把石头垫在出毛病的桌腿底下。斯坦因在这个晚上几次站起来要离去,都不允许。跟这位敏锐但一点也不出名的记者一起谈了12个小时。

“凌晨3 点钟,”斯坦因回忆说,“当我四肢酸痛,眼睛,怀着内疚终于站起来要走时,他仍然像下午一样精神饱满,生气勃勃,讲话条理清晰。”

“我会给一个便条,希望他来聊天,”史沫特莱回忆说,“他很快就会过来,还带着一包花生。”精明地通过斯坦因和史沫特莱这样的来访者向西方世界讲话。他也利用外国人向中国人民讲话。就引人瞩目的埃德加·斯诺的情况而言,他既向西方也向中国人民讲线年夏天和以后,跟这位来自美国密苏里州的有才华的冒险者一起度过了几百个小时,第一次和一个外国人建立了从容自在的关系。有一次他在斯诺在座(也在座)的情况下脱下长裤,以便在大热天进行长谈时更舒服些。斯诺在《西行漫记》和其他著作中,讲出了一个大多数中国人都不知道的故事——在30年代没有机会利用中国的新闻界——他的著作的中译本帮助在他自己的国家成了名。

1939年10月,会见重访延安的美国记者斯诺。也通过与斯诺的关系对美国有了些了解,这一点在若干年后,证明非常重要。并不幻想一个外国人也赞同他的社会主义中国的目标。但是,20世纪30年代,在延安的窑洞里,他的确相信一个外国人能够理解他的目标。否则的话,不会走出向一个美国人讲他个人生活的故事这一步;这在红军领导人和任何其他国家的领导人中,都是不寻常的。

在斯诺和谈话时,贺子珍经常会拿来炒辣椒或一盘酸李子。当在红军内部崛起并掌权以后,他妻子的处境却变得不好了。她生了三个孩子以后,从一个活跃的、政治上的同志,变成一个寡言少语的家庭妇女。长征经过贵州时,在一次敌机轰炸中,有20块弹片留在了她体内。她看上去骨瘦如柴,而且精神方面也出了毛病。1937年的一天晚上,来到艾格尼丝·史沫特莱的窑洞吃饭。另外的客人只有埃德加·斯诺的夫人尼姆·威尔斯和美丽的女演员吴莉莉。吴莉莉非常大胆和海派,就像当时兴起的时尚那样抹着口红,留着长发。但是,不是吴莉莉,而是另一个女演员,让的感情世界起了新的风暴。

有一天,在鲁艺作报告。在听众中,紧靠着前边为干部们留出的几排座位后面,有一个眼睛明亮的年轻女人,她最近才从上海来到延安。她使劲地鼓掌,总是提问受欢迎的那一类问题。最后她和就“意识形态的问题”进行私下谈线年,上海,演员蓝苹,即成为妻子的,上了《中华》画报的封面。不是追过的第一个红军领导人。但是在鲁艺的那次邂逅以后,她就没有必要再把她的绣球抛给别人了,这或许就是的人格魅力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