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帮功贴心常伴西拉米逆风回归初见成效苏提达独揽镜头有深意

0 Comments

提帮功暂时居住在行宫相伴母妃西拉米两个月时间,苏提达的待遇还在持续增加,同框玛哈出席活动,高段位的优待享受着高光时刻,自从诗妮娜退出争风吃醋的相互较量,风头正盛的唯有苏提达,这位后宫霸主通过出色的才能,奠定自身受宠的基础。

按照时间线进行推算,西拉米离开后宫已经一年的时间,定居在曼玫行宫独享富足的生活也已超过半年,虽然前朝王室的后宫没有给出过相对的回应,但是倘若借助细枝末节的蛛丝马迹,还是能看出储妃有着重拾幸福的甜蜜时刻,体会时隔已久的团圆。

毕竟所有事情都能作假,唯一不能作假的便是提帮功回国庆生,并未重新返回德国继续完成学业,除此之外还有一点事宜有迹可循,这位王子非但没有出席苏提达三周年的结婚纪念日,还在苏提达举办庆生宴期间缺席亮相,其中包含帕公主和思蕊梵。

简单的做法其实另有深意,因为王室读者都知道,尚且年幼的提帮功,有着两位姐姐的宠溺和爱护,这也是帕公主舍弃加冕王储宝座,退位让贤的原因所在,由此可见对于这位失去母妃的小王子,内定王姐可谓是疼在心生,生怕提帮功闹出一点小情绪。

若是回顾早前的提帮功回国,不难看出提帮功不苟言笑,除却陪伴在两位姐姐身边有所笑容出现,其余的时候都不见小王子有笑容,只因现在的提帮功不再是幼年时期,而是懂得照顾母妃,尽心尽力的帮助西拉米分忧,合理的疏远苏提达也是在所难免。

诗妮娜早前有过加入提帮功阵营的举动,对于这一点追更王室娱乐的读者人尽皆知,可惜在这漫长的按部就班里,西拉米还是未能如愿回归,玛哈同样没能得偿所愿,迫切希望的破镜重圆好似看不到边际,苏提达阻拦的像是沉重的山岳,牵制着西拉米。

其实有一点确实值得一提,相对于回归而言,人美心善的前王储妃,渴望的就是能够陪伴在亲生子嗣的身边,玛哈虽然私下里缓慢推进回归事宜,没能达成心中所愿,却也有着不小的成果出现,否则提帮功怎会有机会亲近母妃,这对母子怎能相聚行宫。

实际上安德鲁有一句话说得恰到好处,西拉米回归事宜没有想象中简单,即使有着玛哈的宠爱和怀念,提帮功的强势帮衬和晒照彰显孝心,还是不能一蹴而就,正所谓一个一步一个脚印,这样才能在真正意义上实现团圆的梦想,一家三口才能齐聚一堂。

但是话又说回来,玛哈虽然没能破镜重圆,却也下定决心帮衬储妃,往昔一张又一张的颜值照和皇家海报,侧面印证出心中的想法,原本的两项事宜,一件是迎接储妃,一件是促成西拉米和亲生子嗣相见,现在早已完成其一,相信其二也不再遥不可及。

诗妮娜的退居幕后,错失恩宠的争抢座位,本不至于失去宠幸超过六个月的时间,如若非要去做出猜想,其中符合时宜的理由,便是腾出佳丽阵容的排序位置,双美组合的位置将会拥有西拉米一席之地,只因一位是盛世美颜,一位是一家独大的苏提达。

西拉米保留下探普英头衔,留下亲生子嗣提帮功,本就为重回后宫赋予可能,诗妮娜虽然有着陪伴玛哈十四年的任劳任怨,可是在段位和地位上,还是难以企及西拉米,这是恩宠的先后顺序,诗妮娜退出是在静待西拉米,苏提达的独揽镜头也用意深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