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排行

0 Comments

文昌市冯坡镇贝山村委会西山村后湸坡一座南宋墓冢,至今已走过了将近800个春秋,其间发生了多少故事,后人恐怕难以全然知晓,然而,古墓的主人韩显卿,其身上存留的一个个谜团,依然能激起人们追寻的兴趣。

历经风吹雨打和人为破坏,海南韩氏始祖韩显卿的古墓从原来的石冢,变得只剩黄土一,看上去实在平常,“古”味难寻。好在有罗堂环绕,墓前还砌了三级平台,共有14个台阶将它们隔开,两侧用花岗岩石栏围护,加上前方左右还有两座凉亭,使得整个墓园看起来倒也有几分气派。

自南宋末年至今,墓地已走过将近800个春秋,其间发生了多少故事,后人恐怕难以全然知晓,然而,古墓的主人韩显卿,其身上存留的一个个谜团,依然能激起人们追寻的兴趣。

说到韩显卿,自然不能不提许模,反之亦然,因为此二公乃是同时入琼,又是莫逆之交。韩氏族谱中没有的信息,却能在许氏的谱牒中找到,包括二公身后长眠之地,韩谱语焉不详的地方,许谱则说得一清二楚。

韩显卿的墓冢位于文昌市冯坡镇贝山村委会西山村的后湸坡上,坐西北朝东南,面向大海,占地面积约1000平方米。墓冢为封土形制,呈圆锥形,高约2.7米,底边周长约17米;坟前有用石板铺成的祭台,罗堂入口处有石香炉,左右两侧蹲坐两尊石虎。墓碑正中间阴刻楷书“宋文林郎、会稽县尉、知廉州韩显卿墓”;右侧阴刻“公乃迁琼之始祖也,字灼道,生高宗绍兴二十五年,任文林郎、会稽县尉。光宗绍熙元年,升知廉州。二年,徙雷州东溪。宁宗庆元三年,徙琼州。理宗宝庆元年卒,葬文昌月龙港,坐戌兼乾”;左侧落款“清道光四年五月廿二日合族重修”。

罗堂收口处4根不高的立柱上,是两副灰塑的藏头联,字体拙朴,一为“显仕高登光昼锦,卿云广庇耀南阳”,一为“月照高山光遍地,龙吟大海浪滔天”,墓主之名和葬所地名,一目了然。

记者在文昌采访时,曾听到当地人关于韩显卿和许模争葬风水宝地的传说:他们同船来琼任职,结拜为兄弟。后来,他们请风水先生寻找各自死后的墓地,地师选了两个地方,一处名为“五龙戏珠”,是风水最好的地方,另一处叫做“兔子弄月”,不如前者。于是两人约定,谁先死谁就埋在“五龙戏珠”之地,某日,许模闻知韩显卿病重,以为韩显卿必定先死,会埋在“五龙戏珠”处,便吞金自杀,抢先埋在那里,韩许两族自此结怨,甚至互不通婚。

对于这个传说,绝大多数的韩、许宗亲都不认可。譬如二姓“互不通婚”一说,记者在两家族谱中却看到通婚的记载,如韩家某某“配妣许氏”,许家谁谁又“配妣韩氏”,不胜枚举。何况《许氏族谱》中的《渡琼始祖模公自序》一文,许模自己就写到他与韩显卿有莫逆之交,韩显卿“志在择里”,在文昌“月龙港”选中一块地住了下来,又在“五龙港”相中一地,让许模去居住。

现场踏访可知,“月龙港”和“五龙港”都在冯坡镇海边,相距不过千余米。记者最近查阅文昌公坡镇宝梅村韩喜丰所藏的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的《韩氏家谱》,其中对“月龙港”还有一段注解:“地名‘月龙’,以龙之环湾似月也,又名‘五龙’,以五龙齐至于案前也,又云‘午龙’,以俗‘午’与‘五’同音而讹也,谱书各有不同要,名异而地同也。”

再看许模三个儿子所撰的《通判始祖模公墓志铭》,称其父与韩显卿“相视弗逆也,生平居欲共处,行欲共游”,“因代我父选一地于文邑曰五龙港,与韩公自置月龙港之地交界”。由此可见,“月龙港”也好,“五龙港”也罢,名称不同而已,其实是连在一起的。

韩显卿所写的《五龙港模公坟穴山水记》也被收在《许氏族谱》中,字里行间都是堪舆学之词,分析五龙港风水怎么怎么好,似乎他本身就是地师。而韩氏宗亲也称,他们的老祖宗当年在雷州半岛时,夜观星斗,发现海南有风水宝地,所以才举家跨海南迁。

韩显卿和许模二人生前交情那么好,甚至希望死后也不要相距太远。可见,韩许之争应是无稽之谈。

族谱对韩显卿的记载寥寥数语,与墓碑上的文字如出一辙,好比是他的一份简历,大体意思是:韩显卿字灼道,生于1155年,通过科考后,在京都当过“文林郎”,曾在今浙江绍兴当过“会稽县尉”,1190年升任广西“廉州知府”,1191年迁徙到雷州东溪一带;1197年,再度迁往琼州,卒于1225年,享年71岁(按虚岁算),葬于今址。

韩显卿墓原为石冢,明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其后代韩程训(十二世孙)、韩夙俭(十三世孙)发动合族修坟。到了清代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后裔韩文宏再次发起重修祖坟,现今墓碑为道光四年(1824年)所刻,估计当年也有过修葺。

对于韩显卿之墓,族谱中还规定:“居近子孙,任其耕葬,不许僭碍祖坟,锄伤砂水龙脉,盗卖外人,犯者共攻逐出。”

按墓志铭和谱牒中的多处记述,韩显卿迁琼时的职务为“廉州知府”或“廉州太守”或“廉州刺史”(三者意思相同,表述各异),似乎是弃官入琼的。

但在光绪二十六年的族谱中,有一篇文昌县令卫睎骏应韩显卿后人韩濬之请,于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而写的谱序,文中称“显卿宦雷州,移琼台,遂家焉”,又有“显卿远官琼海”等语;而乾隆五十年(1785年),韩显卿十九世孙韩坤素所写的《立宗序》,则说“灼道公由会稽升廉、雷牧,继而渡琼,占籍文之锦山”。

如果卫睎骏和韩坤素所言不虚,那么,韩显卿在卸任“廉州知府”后,还曾执政雷州府,然后再移官琼州的,若是平级调动而不是被削职或遭贬谪,他会是什么官职呢?

韩显卿留下的文字,未见于韩氏谱,却存于许氏谱,除了那篇《五龙港模公坟穴山水记》,还有一首《渡琼始祖模公像赞》:“尔材既长,尔貌复扬;伟哉别驾,愧我正堂;所以黎民,拦舆平昌;德威兼著,盛纯良。(似乎漏一字)”落款为“敕授朝议大夫、知琼州府事、寅弟韩显卿灼道氏拜撰”。

这些文字如果属实,不但说明韩显卿当时得到了一个“朝议大夫”的虚衔,还证明他入琼时有了一个新的职位———“琼州知府”。

可惜海南的方志和《宋史》都没有韩显卿的记载,以佐证其“琼州知府”的身份,许氏谱的记载毕竟只是一家之言,因而留下了一个待解的谜团。

几乎所有的韩氏谱牒资料都显示,韩显卿是从雷州半岛启程迁入海南岛的。可是,民国十年(1921年),许模二十一世孙许浴德在《联修许氏渡琼崖始祖谱序》中的一句话,又给本没有悬念的韩显卿启程渡琼的地点,泛起了迷雾。许浴德说:“……及宋举人官任琼州府通判模公,与韩显卿公有金兰之谊,箧带谱书,同时由闽渡琼崖,是为吾琼崖许氏之鼻祖。”

史料的不足真的让人徒生揣测。许浴德的这一说法出自哪里不得而知,倘若他所言不假,莫非当年韩显卿与许模同时接到调令,韩先去福建跟许汇合,再一起渡海入琼?

但是,没有更多的资料为许浴德的说法提供力证,倒是言及韩显卿由雷入琼的文字比比皆是。如光绪韩氏谱收录了丘濬的儿子丘敦弘治八年(1495年)撰写的《仪国公像记》,文中就提到“琼南之韩,自雷徙琼”。

此外,韩、许二公的入琼时间问题,一度也有争议。许氏宗亲认为,按族谱所记的“模,字元范,南宋光宗绍熙辛亥年举人,任琼州府通判,箧带谱书渡琼”,说明是在1191年中举当年上任琼州府通判的,而既然是二公同时渡海,此说如果成立,他们应是在1191年迁琼,而不是像韩氏谱所说的在1197年。记者此前采写韩氏和许氏族谱故事时,也以此说为是。

对此,海南史学者钟一先生认为,许模中举的时间不一定是来琼上任的时间。因古人行文从简,突出主要信息,常忽略次要元素(包括时间)。再就是,按古代科举取士的惯例,举人和进士出身的读书人,顶多从“知县”做起,一般都不会马上就当上一府的副职———“通判”或“同知”之类的。

因此,参照许模在《渡琼始祖模公自序》中说的“与韩显卿仝船南渡,有莫逆之交”,以及韩显卿墓碑所刻的“宁宗庆元三年,徙琼州”,他们当是在1197年入琼的。(记者陈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