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闻|赛事城市发展的新赛道(一)——瞄准赛事老工业城市重新起飞

0 Comments

当普里莫·内比奥洛为都灵争取到1959年大运会主办权的那一刻,可能没有想到此后大运会贯穿了都灵50年的现代城市发展史,开启了二战后世界工业化城市向运动休闲旅游等综合性产业转型的新路径,并形成了其他城市拷贝和模仿的样板。

二战后,都灵逐渐形成了以汽车制造业为中心,同时重点发展技术密集型产业、商业和贸易的城市经济格局。然而都灵人却抱怨说,“人们只是来这里工作的。”对于一座始建于罗马帝国时期、并且在文艺复兴史上占据了一席之地的意大利城市来说,这里处处流淌着美酒,巧克力香醇迷人,松露堪与普罗旺斯比肩,是盛宴、鉴赏力和荷尔蒙交织之地,是缪斯亲吻过的地方,是浪漫的、动感的、文艺的,怎么能被整齐划一庞大粗重的制造业来单一定义呢?

恰在此时,因二战而被迫中断的国际大会谋求重启,双方一拍即合,确定在都灵举办了第一届世界大会。45个国家的985名运动员参加了此次比赛,巴洛克建筑、洛可可装饰,古典主义的城市风貌……都灵恣意地向世界展示其丰富的历史、艺术和文化资源,令无数外国运动员惊叹折腰沉迷。一时之间,“南欧明珠”被整个世界重新认识,开启了大赛后第一波旅游热潮,并迅速上位成为意大利新的旅游中心。

尝到了甜头的都灵一鼓作气,连续申办了1970年夏季大会、2006年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2007年冬季大会,以及世界击剑锦标赛和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等大型国际性赛事。

借助赛事之力,此后40年都灵专注于运动休闲旅游产业的深耕,逐渐发展成当代大运之城和欧洲体育之城。2006年,《米其林指南》将都灵评为“值得单独旅行”的城市。

凯撒时代,罗马帝国为了征服不列颠曾数次北上远征,推进艰难。而这一次,都灵的成功转型模式从欧洲大陆横渡英吉利海峡,轻易地征服了英国人的心,英国的城市热烈地欢迎来自亚平宁的经验。

率先上阵的是老牌工业城市谢菲尔德。自19世纪起,谢菲尔德市就以钢铁工业而闻名,曾以技术革新引领工业革命多年,然而这座有着辉煌工业史的城市,在上世纪陷入了产业衰退和城市凋敝的窘境。

出人意料的是,谢菲尔德仅仅用了十多年的时间便重新崛起,一跃成为英国的第一座体育城市、世界斯诺克锦标赛举办地,并拥有两家足球俱乐部,还拥有欧洲最大的体育、休闲和娱乐管理公司——谢菲尔德国际场馆管理集团,每年以50万人的城市体量,承接8倍于城市人口的外来体育消费者群体,仅体育消费一项就创造2000万英镑的年收入。谢菲尔德运动产业蓬勃兴起的契机,正是来自1991年的世界大会。

伯明翰紧随其后。早期以制造业和世界最大的金属加工区闻名的伯明翰,曾被嫌弃地称为“传说中英国最丑的城市”,然而通过不断地吸引和承接国际性赛事,如全英羽毛球公开赛、WTA网球公开赛以及英联邦运动会等大型赛事,它在上世纪90年代初成功获得了“欧洲体育之城”的称号。这座城市的维多利亚式建筑逐渐为世界所知,并成为城市新的旅游名片,不仅为城市带来可观的收入,还助推了城市属性和品质的升级过程。如今,伯明翰已连续三年跻身全英最佳生活质量城市,拥有欧洲最年轻的人口构成,被预测是英国未来五年租金市场名列前茅的城市。

曼彻斯特、格拉斯哥、伦敦,英国一众大型城市在产业转型和产业拓展中,无一例外地瞄准了大型国际性赛事这条赛道,快速精准地介入运动产业的发展潮流和方向,并在极短的时间内取得了显著的经济成效。Graton在《体育商业杂志》上曾经报告说,1990年至2000年十年间,英国的体育消费市场增加了70%,其对经济的贡献表现为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8%,雇佣的就业人数占就业总人口的1.6%。

国际性赛事能够迅速地刺激基建的投入和发展,并在举办期前后吸引跨区域消费者的大规模流动,这些都是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基底因素,而赛事为现代城市的发展带来的红利,远远不止于此。

成都日报 锦观新闻 记者 何宏 责任编辑 何齐铁 编辑 王鹃 图据新华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