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如拱璧或视如敝屣为何网球运动员对奥运会态度有如此大的反差

0 Comments

奥运会网球比赛——打还是不打?对于很多网球运动员来说,这个看似简单的决定正变得复杂,其中掺杂着越来越多的考量因素。

删繁就简。无论是出于何种复杂的考量因素,我们只需关注这个问题的最终选择。因为,有什么样的价值观,就有什么样的选择。

为了参加奥运会,有的运动员能苦心准备四年或更久,甚至人生目标就是参加奥运会,这些人将奥运奖牌视如拱璧。而另一些人则将奥运会视如敝屣——奥运会?嘛要去参加,还不如在家歇着好。

翻翻过去20多年的奥运会网球男女单打冠军名册,你就会发现很多不太熟悉的名字。麦齐日、罗塞特、卡费尔尼卡夫、卡普里亚蒂、普伊格……这些都是奥运会男女单打金牌获得者,大多数人对他们缺乏了解,或者说了解程度远不及那些大满贯冠军。

奇怪的是,奥运会四年一次,大满贯则是一年四次,赢得奥运金牌应该比大满贯更难——我们对大满贯冠军耳熟能详,为何却记不住那些奥运会冠军们?

如此想来,不光是网球运动员们对大满贯和奥运会厚此薄彼,很多的网球迷们也同样如此。

看重大满贯和轻视奥运会,这种现象或仅存于局部,又或是某类人群的偏见。而就单个的球员而言,情况则会有明显的差别。

德门蒂耶娃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网球女单冠军,她曾解释过为什么对俄罗斯人来说,奥运会意义如此重大。

“问问莫斯科街头的普通人,谁赢得了法网或澳网,他们很可能一脸茫然地看着你。如果你问他们谁获得了奥运金牌,大多数人对奥运冠军的名字脱口而出。”德门蒂耶娃说道。

德门蒂耶娃职业生涯共赢得16个巡回赛单打冠军,她在四大满贯中都曾至少打入半决赛,2004年法网和美网打入决赛,最高世界排名是第三,而她最引以为傲的就是2000年悉尼奥运会赢得女单银牌和2008年北京奥运会赢得女单金牌。

“我认为大满贯根本无法与奥运会相提并论,因为后者的规模要大得多,更重要的是,奥运会是为自己的祖国而战。”德门蒂耶娃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赢得金牌后说道。

在1924年巴黎奥运会之后,网球就不再是奥运会的比赛项目,直到1988年汉城奥运会才得以恢复。网球与奥运会疏离了64年之久,导致的结果就是:球员们对奥运会普遍感到陌生甚至排斥,有人认为参加奥运会的都是一些水平较低的业余爱好者,它不应该与职业网球相提并论。

其后,随着参赛人数和水平的提升,奥运会逐渐吸引了一些顶尖的网球运动员参加,包括阿加西、纳达尔、穆雷、海宁、达文波特、大小威等都成为了奥运会单打冠军。

在翻阅过去20多年奥运会网球的金银铜牌获得者名单时,你还会有另外的发现——有很多是来自东欧前社会主义国家的球员。1988年以来,共有13位来自东欧前社会主义国家的球员登上了奥运会男女单打的领奖台。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显然与历史和政治因素有关。

在冷战时期,部分较为落后的社会主义国家期望能超越西方发达国家,体育具备天然的胜负属性,于是就被一些国家视作为超越对手的工具或标志。在这一思想导引下,不少东欧国家开始大力培养冠军,从田径到游泳,从体操到冰雪运动,政府为此投入了巨大的人力和物力,大张旗鼓地表彰奖励那些为国争光的冠军们,以他们为榜样在全社会倡导为国奋斗的价值观。

这样的影响一直持续到现在。相较于那些传统的西方发达国家,包括俄罗斯在内的东欧网球运动员往往更热衷于参加奥运会,他们认为奥运金牌比大满贯冠军更重要,能代表祖国出战,能为祖国赢得金牌是莫大的荣誉。

奥斯塔彭科来自于拉脱维亚,她在2017年夺得法网女单冠军。今年东京奥组委要求每个国家在入场时确定男女两位运动员作为旗手。“我真的,真的很高兴能参加奥运会,”奥斯塔彭科在得知她将担任本国旗手时说道。“我喜欢代表我的国家,一如既往。我从 15 岁就参加联合会杯,我从未错过任何一次为国效力的机会。”

德约科维奇在赢得温网之后对媒体说,他去参加东京奥运会的可能是五五开。前些日,这位同样来自东欧的世界第一说:“我最近遇到了布兰卡·弗拉西奇(克罗地亚著名跳高运动员),她告诉我说将来人们不会记得看台上是否有观众,只会记得谁赢得了奖牌。”

在最后一刻,德约科维奇决定飞赴东京参加奥运会。在去东京之前的新闻发布会上,德约科维奇说:“职业球员大部分时间内都是为自己打球,很少代表国家参赛,此次能为国效力是我最骄傲的事情,我去东京的目标就是为祖国赢得金牌。”

除了国家和民族情结,还有的人参加奥运会是来自于家庭传承。西西帕斯的外祖父曾在1956年墨尔本奥运会上为前苏联夺得足球金牌,库兹涅佐娃的母亲曾赢得过女子自行车冠军,斯瓦泰克的父亲曾在1988年汉城奥运会上代表祖国参加赛艇比赛。

相比这些看重奥运会的东欧国家,英国、法国、澳大利亚等西方发达国家也对奥运项目非常重视,国家的带动也使得球员们看重奥运会。比如,两次为国赢得奥运金牌的穆雷就非常热衷奥运会,他在职业赛场上取得重大突破之前,都是先在奥运会上夺得金牌。或者说,奥运夺金为他夺得大满贯开了好头,增加了自信。2012年伦敦奥运会夺得冠军,被穆雷视为“一生中最重大的胜利”,其后他在美网夺得了首个大满贯冠军。

现世界第一澳大利亚球员巴蒂表示,她知道奥运会对家乡的人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我认为代表你的国家是最高的荣誉,你在为更崇高的东西而战,当你在球场上比赛时,身后有很多人为你感到自豪,这不仅为了赢得胜利,更重要的是关乎态度。”

说到态度,也有一些人与巴蒂的态度截然相反。美国球员奎雷伊自2008年以来就从没有代表国家参加过奥运会,他对奥运会的态度是一贯而明确的。

“我的很多朋友甚至都不知道网球是奥运会项目。它被其他运动所掩盖。我宁愿赢得任何大师赛而不是奥运金牌,所以(奥运会)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奎雷伊在去年澳网期间对记者说。

奎雷伊的上述表态可谓是“直抒胸臆”,他在说出这番话时并没有考虑到由此造成的影响。更多的网球运动员则选择巧妙地掩盖自己的真实想法,毕竟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说很容易被贴上“不爱国”“太自私”的标签。

与奎雷伊态度相近的还有美国球员凯斯。她在 2016 年里约奥运会的铜牌附加赛中输给了捷克的科维托娃。如果这是一场大满贯赛事,那么凯斯将收获价值不菲的奖金和高额积分。“我离奖牌如此之近却错失了它,这让我很伤心,我只得到了一张很棒的纸,上面写着第四名,所以这很有帮助。”凯斯带着遗憾和戏谑的口气说道。

说到本届奥运会,以下是退赛的著名球员名单,男子方面有:纳达尔、费德勒、蒂姆、沙波瓦洛夫、瓦林卡、阿古特、鲁德、加林、戈芬、迪米特洛夫、拉奥尼奇、辛纳、埃文斯、奥佩尔卡、伊斯内尔、拉约维奇、德尔波尼斯、马纳里诺、科达、加斯奎特、克耶高斯、佩拉等人。

女子方面则包括:哈勒普、安德内斯库、肯宁、小威、凯斯、高芙、卡萨金娜、马尔蒂奇、科斯蒂亚、孔塔、泰希曼等人。

在上面一长串名单中,常见的退赛理由是受伤,也有少数几位是赛前感染了新冠病毒。受伤是最堂皇冠冕的理由,但背后真正的原因则让人产生猜忌。毕竟,如此多的顶尖运动员退出奥运会,这在田径、游泳、举重等项目中是不可想象的。换言之,如果东京奥运会是大满贯,你能想象得到有如此多的球员退赛吗?没有奖金积分、紧张的赛历、长期的高度的职业化带来集体观念的缺失,这也许才是退赛首要的、真正的原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