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利物浦最惨烈的足总杯决赛却是十年前就属于他们的荣誉

0 Comments

克洛普赛后平静地说,萨拉赫的情况要比范迪克糟糕一些,但他相信埃及人会在欧冠决赛归来,因为他们有完美的医疗团队。范迪克亲口承认,是他自己不想冒险,常规比赛时感觉到了腿部肌肉的刺痛,所以主动申请离场,他说,他相当信任马蒂普可以完成任务。

但是,夺冠的喧嚣过后,还是会担忧——如果早知道萨拉赫和范迪克会伤退,那宁可不要这个足总杯了。

这种感觉,就像2011-12赛季的联赛杯,利物浦出征斯坦福桥,虽然2比0完胜切尔西,但中场大将卢卡斯重伤,赛季报销。这直接影响了利物浦接下来的战绩,达格利什只能用查理·亚当搭档杰拉德,他俩都不爱防守,尤其杰拉德一冲动前插参与进攻,对方一个反击,利物浦就瞎了。

可是,查理·亚当就算再不济,也是随布莱克浦经历过一个完整的英超赛季的。如果查理·亚当伤了呢?那就只能上斯皮灵了。

2012年足总杯决赛,便是斯皮灵搭档杰拉德。因为查理·亚当在3月客战女皇公园巡游者一战重伤,赛季报销。也正是斯皮灵的两个失误,使得利物浦0比2落后于切尔西。达格利什果断变阵,撤掉斯皮灵,换上卡罗尔。卡罗尔登场不到10分钟就破门,扳回一城。接着国王又用库伊特换下贝拉米,这就是彻底搏命的打法了,利物浦频繁后场起高空球轰炸禁区,卡罗尔、库伊特同切尔西中卫贴身肉搏,杰拉德、唐宁、亨德森等人疯抢第二落点,抢到就分到边路,再组织进攻。

利物浦本该扳平比分,卡罗尔的头球其实已经越过了门线,只是在那个没有VAR的年代,被裁判捣鬼吹掉(其实有VAR的现在,想黑你也有的是法子)。如果利物浦将比分扳为2比2,达格利什的球队获胜的希望反倒更大,因为国王二进宫带队以来,和切尔西踢了5场,1次主场,3次客场,1次中立场地,利物浦主客场完成对切尔西的四杀,唯独在新温布利,被裁判坑了输球。

可以说,2012年的切尔西,从利物浦手里偷走了足总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如今正好十年,切尔西也连续输了三年足总杯,上赛季不敌莱斯特城,2019-20赛季输给阿森纳。连本带利,都还回来了。

利物浦和切尔西,他们都成为各自足总杯历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比如1997年,切尔西捧得俱乐部历史上第二座足总杯,其中第五轮是赢下利物浦晋级的,当时埃文斯率队在斯坦福桥2比0领先,切尔西连追四个,完成逆转。之后切尔西再没有遇到强敌,他们凭借重赛赢下莱斯特城,连胜朴茨茅斯和温布尔顿,最后决赛2比0轻取米德尔斯堡。

值得一提的是,迪马特奥正是那支切尔西的中场悍将,他亲身经历了阿布入主之前,切尔西最为辉煌的赛季。迪马特奥才真正懂得斯坦福桥的灵魂是什么。2012年,他率队问鼎切尔西俱乐部历史上第一座欧冠,以及赢下达格利什的利物浦捧得足总杯,并不是偶然。

利物浦的第一座足总杯是1965年的事情,决赛的对手是利兹联。然而,半决赛中,香克利是2比0赢下切尔西晋级的。

利物浦第二个进球是个点球,主罚的球员是斯蒂文森(Willie Stevenson),他回忆说,自己本想打球门的右下角的,谁知脚下一滑,球打飞了,幸运的是,皮球弹在横梁的下沿,直接弹进了球门里。

足总杯是利物浦一直拿不下来的锦标。他们早在1914年就闯入过决赛,惜败于伯恩利。1950年,决赛输给阿森纳,这是利物浦由盛转衰的标志,他们在二战留下来的那波老球员逐渐淡出,新一代上不来,利物浦在4年后降级,直到香克利入主才重返顶级联赛。这次挺进决赛,香克利坚定地说,我们就是要把奖杯带回利物浦。于是,英格兰足球历史上历史最为悠久的战歌应运而生:

这歌最难翻译的是Ee Aye Addio,我曾经问过诸多来自英格兰、苏格兰的朋友,他们说这个词没有实意,可以理解成为一种语气助词,相当于汉语中的啊、耶。于是,我个人把它翻译成我勒个去!因此歌词直译过来,就是“赢得奖杯!赢得奖杯!我勒个去呀!赢得奖杯!”

2008年到2011年那阵儿,我们在北京有过一段泡酒吧看球赛的美好时光。当时的酒吧就叫The Den,位于工体附近。这酒吧的名字暗暗契合《Ee Aye Addio》的原曲出处,那首儿童歌曲《The Farmers In His Den》。

还有我们最早看球的地方,是在蓝色港湾好运街对面的酒吧街,那个位于地下室的小酒馆就叫“桑格利雅”。这是路易斯·加西亚最喜欢的鸡尾酒。

齐米卡斯站上点球点,稳稳当当将皮球送进门迪把守的大门。伟大的利物浦的左后卫,他继承了利物浦悠久的历史和传统,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不是一个人!

加里·伯恩(Gerry Byrne)是我脑海中迅速浮现的名字。他16年职业生涯,只为利物浦一家俱乐部效力过,然而,在香克利入主之前,他是准备转会走人的,利物浦方面只等价格合适就放人。香克利看了孩子几堂训练课,就宣布:伯恩乃是非卖品。俱乐部高层不解,香克利上去指着他们骂:你们差点放走了这个国家最好的左后卫!

伯恩在1965年的足总杯决赛,开场仅6分钟,和利兹联的博比·科林斯(Bobby Collins)拼抢时倒地。当时还是队医的派斯利跑进场给伯恩治疗,看起来利物浦左后卫的下巴有点破皮,真实的情况远比想象的糟糕,几分钟后,利兹联球员叫队医上场救治,派斯利趁这个空当也来到伯恩身边再做一次检查,然后他意识到这孩子的锁骨骨折了。伯恩回忆说:我的肩膀很疼,但是我渴望比赛,我不让教练换我下场。于是,伯恩不光踢完了90分钟全场,还有半个小时的加时赛!

派斯利回到教练席,悄声把伯恩的伤势告诉给主帅香克利,他们说话声音非常小,生怕一旁有利兹联的人偷听到。半场休息之时,派斯利给伯恩缠上厚厚的绷带,试图将他的骨头固定住。伯恩一脸不在乎,反倒越战越勇,他甚至在加时赛助攻罗杰·亨特首开纪录。比如结束后,派斯利赶忙带伯恩去做检查,医生质疑派斯利:别瞎说,锁骨断了还能踢120分钟的比赛?上X光一检查,真的断了。这回连医生都说不出话来了。

这个事情,要分两个角度看,一是要感谢派斯利包扎的手法,香克利说赞道:谁TMD能在温布利带着断了的锁骨踢两个小时的球?!这骨头在绷带之下被完美固定住了!难以置信!而另一方面则是伯恩自己,他是燃烧生命在比赛,并且赛后还要求香克利把他放入对阵国际米兰的欧冠半决赛首回合的大名单中。香克利说:孩子!你就是受伤了,我不会让你出场的,如果你继续踢下去,那就是我在犯罪!

利物浦温布利捧杯的次日是星期天,他们坐着火车从伦敦回家,有大量同行的球迷跑到利物浦的包厢里来看望伯恩,他们有的买了鲜花,有的准备了小礼物,他们见到伯恩之后,和他拥抱,表达敬意。这也严重影响了利物浦将士的休息,全队昨天在伦敦庆祝,几乎一夜不眠,而下周二则是和国际米兰的欧冠比赛。香克利强制球员闭目养神,他在包厢的门口挂了张告示:伯恩感觉很好,他没事。只是周二晚上的比赛,他将缺席!

利物浦的左后卫从来没有孬种,就连当年被喻为千古水货第一人的多塞纳,都能对阵皇家马德里和曼联之时破门得分。齐米卡斯接过衣钵,这个传承,很是美好。

阿德里安将齐米卡斯扛在肩头接受现场球迷的欢呼。利物浦在1965年足总杯夺冠时,斯蒂文森也是这样做的,队长罗恩·叶芝坐在他的双肩之上。一旁拿着奖杯的球员,是前锋圣·约翰,他打入了利物浦绝杀的入球。而为利物浦率先破门的罗杰·亨特则没有出现在照片里,他一直都是那么低调,他自己说,合影的时候溜了,因为他觉得全场除了进了个球,自己也没做什么。

2015年11月底,加里·伯恩病逝。利物浦在联赛主场对阵斯旺西的时候,开场默哀,向这位坚强的左后卫致以深深的哀思。米尔纳点杀,利物浦1比0小胜,还在踢后腰的米尔纳或许当时并不知道,一个赛季后,他也会成为利物浦左后卫的一员。

2021年3月,圣·约翰去世。同年9月,罗杰·亨特去世。82岁的斯蒂文森和84岁的老队长叶芝还健在,因为健康原因,他们淡出公众视野很久了。

这些老球员留下来的血性,被克洛普唤醒,重新注入这支利物浦的血脉之中。从替补到主力,没有一个怂蛋,凯莱赫、阿德里安、阿利松,三员门将都在对阵切尔西的点球决胜中取胜。这是巧合吗?确实有运气的因素,只是运气往往会眷顾有准备的人。

切尔西为什么最后会绷不住,因为他们本赛季面临的强度和压力都远远不如利物浦,自打欧冠悲壮出局,切尔西在联赛里何曾好好踢过一场球?他们的板凳深度不在利物浦之下,可是最近六轮英超两胜两平两负,固然赢下西汉姆联和利兹联,但多少都沾了对手吃红牌少打一人的光。11打11的比赛,不好意思,切尔西自打6比0大胜南安普顿之后,就没赢过。

让这种球队赢得足总杯,才是最大的讽刺。如同2012年切尔西的欧冠决赛,拜仁慕尼黑和切尔西的射门比是35比9,角球数是20比1,犯规数是14比28,可是切尔西却成了赢家。于是,2020年两队再相遇,拜仁两回合轰了切尔西7个球,最终摘得欧冠,完美复仇。

图赫尔不太会是切尔西的未来,这支士气已然不振的球队呼唤自己的DNA,如果兰帕德带领埃弗顿保级失败,下赛季重回斯坦福桥,仍不失为一段佳话。怕就怕,切尔西请回了拉涅利,经过18年,一切重新回到原点。阿布的笑容,挥洒的银元,终究成为斯坦福桥的南柯一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