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羽协闹钱荒国家队暂时解散陶菲克自掏腰包

0 Comments

2008年11月15日,在一片掌声中,佐戈-桑托索当选新一届印尼羽协主席。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刚刚上任一个月,就遇到了一项巨大挑战。因为缺乏经费,12月的世界羽联超级系列赛总决赛,印尼队已经无法安排教练跟随球员前往赛地,尽管那只是并不遥远的马来西亚;因为缺乏经费,参加2009年1月马来西亚及韩国两站超级赛的印尼球员将不得不自己垫付参赛所需的相关费用。

本来,上世纪80年代的男单“四大天王”之一苏吉亚托也准备竞选印尼羽协主席,但他却在选举会议一周前退却了。外界普遍认为“天王”的“临阵退缩”与佐戈·桑托索的身份背景有关。出身于1952年9月8日的佐戈·桑托目前是印尼国民军总司令,也就是印尼陆海空三军总司令,虽然2007年12月28日他才走马上任,但是一年的光景已经足以让几乎所有的印尼人都认识到他的“能力与地位”。事实上,当初印尼羽协前主席苏蒂约索在推荐佐戈·桑托索出任新一届主席时便指出,能够“找到钱”是这位总司令与苏吉亚托相比最大的长处,但从现在的情形来看,总司令似乎并没有想象得那么强悍。

2008年12月1日,结束香港超级赛征战的印尼球员一回到雅加达,便接到了一条堪称“晴天霹雳”的通知:即日起,国家队暂时解散,所有队员返回各自的俱乐部训练。可见,印尼羽协已经到了无力支付国家队训练费用的地步。

面对这一决定,第一个提出异议的是北京奥运会男双冠军马基斯,他说:“年终的超级赛总决赛是众多优秀选手参加的高水平赛事,在这样重大的比赛之前,国家队竟然解散,让运动员自己备战,实在不可思议!”

在马基斯看来,他们这些来自国内比较大的俱乐部的队员倒也罢了,回去后还有水平不错的队员可以作陪练,那些小俱乐部的队友,可能连基本的训练都无法保证。但是,随后的事实证明,马基斯高估了俱乐部的实力。在他和搭档亨德拉回到所效力的大查亚俱乐部之后,教练很快便发现了一个再现实不过的问题:俱乐部中找不到可以与这对奥运冠军真正对抗的组合!一番苦思冥想之后,教练西吉特挖掘出两大“高招”:其一,让马基斯与亨德拉分开,分别与俱乐部的其他队员组合,力保训练双方的“实力相当”;其二,安排三名队员同时对抗马基斯/亨德拉,用人数上的优势来弥补技术与实力的不足。不过,尽管大查亚俱乐部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但有些问题还是无法解决,比如俱乐部的训练场地比印尼国家训练中心的场地硬,而这对马基斯膝伤的恢复显然有弊无利。

其实,在得到国家队临时解散的通知后,很多球员已经预料到回俱乐部会“遭遇”各种问题,因此一些球员仍选择继续留在国家队的训练基地,混双名将诺瓦和纳西尔便是为数不多的坚守者之一。但很快,现实问题接踵而来:伴随着国家队的解散,不仅教练离开了,就连训练中心的工作人员也都放了假,于是,不仅吃饭没了着落,甚至连训练中的灯光使用也成了问题。面对此情此景,一向很少抱怨的诺瓦也终于忍不住了:“我们这样辛辛苦苦究竟是为了谁?我们代表印尼去比赛,但我们却连基本的训练都得不到保证!羽毛球是印尼的夺金项目,连这样的项目的训练经费都保证不了,印尼的体育难道真的就已经不重要到了如此地步吗?”

同诺瓦一样,国家队解散后,陶菲克因为家在雅加达,也没有返回万隆的俱乐部,而是继续留在了国家训练中心训练。但和以往相比,除了身边没有恩师穆利奥陪伴,更让陶菲克气不打一处来的是,他现在竟然需要自己出钱来购买训练用球!对此,他直言不讳地表示:“其实不是我出不起买球的钱,只是这种感觉非常怪。我们作为印尼国家队的队员来训练,但最终却连训练用球都需要自己购买,我想问的是,印尼羽协的钱究竟都用到哪里去了,难道印尼羽毛球真的已经穷到这种地步了吗?”

然而,让陶菲克等人没有想到的是,训练场地还只是他们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在多名球员为如何备战超级系列赛总决赛痛苦不堪的时候,更多的“丧气消息”接踵而至。

首先,印尼羽协明确表示,获得总决赛资格的运动员要自行前往马来西亚参赛,协会不会安排教练随队出征,如果球员希望教练随行,那么教练的所有费用均由参赛球员来解决。

其次,印尼羽协向准备参加2009年1月马来西亚及韩国两站超级赛的球员发出通知:羽协可以为球员报名参赛,但是,球员必须自己垫付国际机票等费用,待羽协的经费到位后再解决。只是,在这个通知背后有一个让很多球员头痛的“伏笔”:如果报名参赛的球员没能进入新一届国家队名单,那么相关费用只能由球员自行承担,参加超级赛也就变成了“自费参赛”。对于处在国家队边缘的球员来说,经济是再现实不过的问题。于是,究竟参赛还是不参赛,也成了摆在部分印尼球员面前的首要问题。诺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哭笑不得:“我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才能恰当地表达出我的感受,但我和纳西尔商量后,还是决定订机票还是趁早的好,因为这样的折扣可能更高一些。”纳西尔则说:“最近这段时间,训练结束后,我们不仅要自己去找吃东西的地方,而且还要想方设法从网上找到最便宜的机票,而以往这些工作都是由印尼羽协来做的。所以,有时我会问自己:我到底还是不是印尼国家队的队员?!”

面对球员越来越多的指责,印尼队领队刘邦高成为第一个站出来解释的羽协官员,他说:“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在苏蒂约索担任主席的这四年时间里,印尼羽协总共花去了差不多500亿印尼盾的经费(注:按现汇率约合3200万人民币,但考虑到近一年来汇率的变化,实际上更高),也就是说每年我们都要花去100多亿。这笔钱看上去很多,但由于国家队参加国际比赛的场次较多,实际平均摊到每项比赛中的费用并不多。向体委申请经费、进行商业开发、寻找尽可能多赞助商,印尼羽协已经尽了最大努力。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苏蒂约索主席利用雅加达特别行政区市长的身份去想方设法,我们甚至连这样的经费也难以保证。”

在为印尼羽协“辩护”的同时,刘邦高也透露了一个内幕,经费问题之所以会在2008年年底爆发,是因为推举佐戈·桑托索为新一届主席之前,印尼羽协已经用完了所有的经费。也就是说,上一届印尼羽协没有给新一届印尼羽协留下任何的“家底”!

守着刚继承来的“烂摊子”,陆海空三军总司令表现出了足够的“耐心”。直到2008年12月12日,外界的批评指责已经持续了近两周后,佐戈·桑托索才在宣布新一届印尼羽协成员名单的间隙,第一次做出了正面回应。他说:“经费不足的问题确实既严重又现实,作为新一届印尼羽协主席,我也确实有责任去寻找相应的经费。不过,将经费的希望寄托在**拨款已经不现实,我将设法通过与赞助商的合作、以及向基金会寻求帮助的方式来最终解决这个问题。在我的眼中,国家队的羽毛球选手就像是**中的战士,国家有义务为战士服役提供良好的条件,羽协也同样有义务为球员参赛取得成绩创造良好的条件。”

当然,在进行此番承诺的同时,这位56岁的四星将军也不忘为自己寻找一个借口或者退路:“虽然我有信心解决问题,但是,我们也必须正视,由于全球金融危机,我们解决相关问题的难度肯定比以往要大得多,因此,也希望大家能够理解印尼羽协。”

不过,尽管佐戈·桑托索的话说得很漂亮,但似乎所有的球员对此都有些“漠不关心”。马基斯说:“其实由哪谁来管理印尼羽协对我们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因为过去的管理存在怎样的问题,大家早就再清楚不过了。现在,应该是印尼羽协主动纠正过去错误的时候了。”索尼的回答与基多可以说如出一辙:“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就是管理者必须把我们的训练与比赛的经费都准备好。当然,新一届羽协如果将运动员的合同问题以及出国参赛的问题都理顺了,那就再好不过了。”

需要指出的是,出生于印尼著名城市梭罗的佐戈·桑托索1975年在军事学院毕业之后就一直在**任职,自2001年以来几乎每年都有升迁,2007年12月他出任印尼国民军总司令,则更是总统苏西洛亲自任命的结果。从其军旅生涯的顺风顺水来看,依靠佐戈·桑托索的实力及影响力,解决印尼羽毛球的经费问题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困难。

不过,很多人担心的是,作为统领印尼陆海空三军的总司令,佐戈·桑托索是个标准的“忙人”。所以,他是否能够很快向印尼羽毛球队的队员们交出满意的答卷,并最终率领大家取得更为理想的成绩,还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